主日講道

馮雄曦牧師─給自己一個理由

給自己一個理由
經文:路加福音4:16-19                                              馮雄曦牧師                                                                           
壹、前言
路加福音十章25-37有一個律法師要來試探耶穌,問如何可以承受永生,耶穌用了疑問句來回答經上寫的是甚麼,律法師立刻背出來:「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申6:5;利19:18)耶穌說:「你說的是,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耶穌為甚麼後面又強調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表示這律法師知行不合一。耶穌舉了例證:「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落在強盜手中、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了個半死丟下他就走了,偶然來了一個祭司路過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為甚麼舉祭司和利未人?這兩種人是指我們在教會敬拜的、服事的人,我們今天花很多時間在事工上討論做還是不做?等討論出結果,人也搶救無效!
貳、內文  
一、現實生活中的場景
1.假設碰到了一個快崩潰的人,怎麼辦?碰到了一個被偷、被搶、被騷擾的人怎麼辦?
全球有20億以上的人與福音無分,在我們身邊究竟有沒有失喪待拯救的人?教會訂八月為宣教月是讓教會了解在大使命上如何為之!面對20億以上的人不救就永遠滅亡的人,我們是祭司?是利未人?還是撒瑪利亞人?(路10:25-37),八月是宣教月,重點是當八月結束了,「然後呢?」。
二、給自己一個理由
1.說不:
以中國的禾場來說,今年二月頒布的新宗教法針對體制內的教會而言,要跟著兩會走(中國人民愛國統一戰線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及中國人民代表大會),也就是一個地區所有牧師要跟著兩會會長走,兩會會長要跟著宗教局走,宗教局跟著首長走;而體制外的家庭教會要跟著實現中國夢的路線走,例如:現在正推動的一帶一路,正不斷的告訴中國十幾億的人民「這是以中國為首的歐亞新秩序,任何群體不得成為這秩序的阻力。」家教會要成為助力就要跟著意識形態走、附和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若要生存就要去登記以便掌控,所有教會要順服執政掌權的,新宗教法正像一隻巨大的怪獸猙獰地盯著可吞吃的教會。如今大陸宣教事工在風頭浪上,充滿危機,所以就這樣的宣教環境我們說「不」是合理的,因為風險太高,與以色列百姓進迦南時的理由一樣(申1:28),在新宗教法頒布後,我們先把大陸宣教交給上帝手中,等上帝開了道路我們再上,我們有千百個理由可以不用回應,我們有家、有工作壓力、上有老下有小、沒有同工、沒有恩賜、沒有異象,最重要的是我們沒有感動,這些都是說「不」的理由。
2.說是的,我在這裡:
今日的中國甚麼都不顧,只顧肉體騰飛、靈魂麻木、經濟發達、道德下降,而且速度之快,令人怵目驚心,更可怕的是許多靈魂還在加速墜落。回顧中國近代宣教史1900到2000年,分三個階段,不論哪一階段都是不容易的,所有殉道的宣教士、主的工人之所以給自己一個理由:「是的主啊!」的原因不外乎約廿章21耶穌所說的:「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耶穌被差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尋找拯救失喪的人;面對大使命、面對差傳、面對宣教,馬太福音28章寫的是甚麼呢?我們讀的又是甚麼呢?約廿章21:「我也照樣差遣你們。」,到底是跟誰說的呢?
參、結語
宣教的路不一定都是風霜雪雨,但若是主耶穌要我們走,我們就得走,宣教的字根講的就是使命、差遣,耶穌在路四章16-19來到祂長大地方的會堂要讀經,有人給祂以賽亞書,祂就念出:「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耶穌所念的正是祂傳道的宣言,包括了使命、目的、呼召,在宣教月再試讀這段經文為的是在多變的近代要重新確定主的使命與呼召、校正我們的方向,如果教會失去方向、失去呼召,就失去了生命,求主幫助我們在任何地方面對任何族群,用盡一切辦法總要宣揚神的國度、和救一些人進神國!